这个为窦唯弹琴的北大物理学家彻底火了,千古名篇《将进酒》,被他唱得荡气回肠

摘要: 他是中科院半导体所半导体材料科学

10-11 10:51 首页 硕士博士圈

萧和键音,静夜鸣虫,

童子诵乐,长卷舒慵,

如听仙乐耳暂明。


他是北大物理系86级学生

中科院半导体所半导体材料科学

重点实验室主任

973项目首席科学家

博士生导师

科学家乐手

在国际知名学术刊物上

发表SCI论文百余篇

获得国家授权发明专利十余项

……


物理学家?玩摇滚?吉他手?

对他而言

跨界的人生才最有趣

他就是陈涌海




近日

窦唯的新专辑《山水清音图》发布了



但这次专辑的发行

却意外捧红了“童子诵乐图”中的吉他手

陈涌海

窦唯新专辑《山水清音图》的封套上能看到陈涌海的名字


1


最先蹿红的是他的一曲

《将进酒》


我唱,君击节。

一个朋友听完后感慨:

“感觉李白要是生在现在,

肯定也和这哥们一样,

喝得七倒八歪,

拿把破吉他,一口大烟嗓,

在天台上迎风狂吼,

高楼下是夜色中川流的人群……”


这首《将进酒》被他的好友

杨一无意之间传到网上,

播放量居然很快破亿,

陈涌海也因此被称为“摇滚博导”。

而他对面那位打着拍子的老者,

是国学大家钱绍武。



“杨一在钱老那里做事,

有次邀请我去钱老家做客,

钱老用古法,

为年轻人吟诵了几首诗词。

与钱老喝茶聊天后,

我随手抱起吉他,以现代歌者的风格,

为老人豪唱了一曲《将进酒》。”


作为著作等身的物理学家,

陈涌海科研专利不计其数,

而他却醉心文艺,

一把吉他操练得风生水起,

《将进酒》长歌当哭,

有侠骨也有豪情。

而这个传奇的故事要从头说起:

网友称赞唱得畅快大气

气势与情怀兼具

吉他演绎了现代的节奏

而演唱又表现出十足的古韵


▲对面打拍子的是国学大师钱绍武

小编内心os:“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这两句听得心中无比澎湃


但谁能想到

这个吉他手竟然是位中科院物理大牛

陈涌海长期从事半导体材料物理研究


陈涌海



陈涌海1967年出生在湖南,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年纪尚小时他就透着股

“我本楚狂人,清歌笑孔丘”的气魄!

因为家在电影院旁,

他从小看了不少的电影,

学会了很多电影中的歌曲。


1986年,他考入北大物理系。

那个年代,大学校园里流行学吉他,

一向走文艺路线的北大尤爱此风。

陈涌海省吃俭用,

花两个月饭费买了把60块钱的“翠鸟”,

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读书时在北大未名湖边弹琴高歌的陈涌海


一有空,他就与杨一、许秋汉等

几个爱好音乐的好友,

听波未名湖,斜倚博雅塔,

就着柔和的灯光唱歌。

那时候,北大草坪上学子三五成群,

有的读诗,有的唱歌,有的弹琴,

美好如梦,

年轻的高晓松也常流连其中。


就连攻读博士的时候,

他也没有放弃唱歌这项爱好,

一帮摇滚青年组建了一支“未名湖乐队”,

出了一张名为《没有围墙的校园》的唱片。




您是如何平衡科学家和音乐人的身份?音乐对你进行科研有帮助吗?

很简单吧,科研是职业,音乐只是业余爱好,两个都是我喜欢的,定位很清楚,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平衡。弹琴唱歌可以缓解科研上的压力吧,算是科研生活的一个很好的调剂。

科研和音乐对陈涌海来说

一个是工作,一个是生活

他都认真对待


未名湖畔弹吉他的青年,

最终成了杰出的物理学者、博导。

对于他来说,主业是科研:

“ 科研和摇滚对他来说,

一个是工作,一个是生活,

两个都是我喜欢的,都要认真对待,

定位很清楚,

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平衡。”


这样一个活得清醒的人:

每天8点钟到办公室,

晚上6点钟回家吃饭,

休息几个小时,晚上9点钟再回实验室。

他是实验室的负责人,

一般12点才离开,

每天要忙自己的实验,

要读业内相关的研究论文,

要担起繁重的行政工作,

还要看学生的汇报材料。


陈涌海在办公室里弹唱 资料图片


金融学高级课程班(符合条件可申请博士学位)



他说自己是一个

不苟言笑、“无话可说”的老师。

学生们都怕他,

但他是真心关心学生,

看到学生走弯路或者浪费时间,就着急,

就像他当年咆哮自己一样咆哮他们:

“ 做不了刀子,也要做刀把子。

哪怕做生锈的、钝刀的刀把子,

也要跟刀子在一起。”


这把来自湖南的刀子,

表面上是个“搞科研的”

血液中却流淌着悍勇之气。

一次,他在台上演唱,

有观众起哄嫌他的湖南方言听不懂,

作为不出名的歌者,怕是要赧赧不安,

或是说几句俏皮话缓和一下气氛。

陈涌海不,

他怒吼观众:“听不懂的出去”

吓得起哄的观众坐在台下不敢吱声。

看着想笑,又确实感觉痛快!



但陈涌海并不认为这是霸气。

他说,

真正霸气的是钱绍武老先生这种人:

2亿家产全都捐给清华了

或是许秋汉这种人:

有兄弟要去西藏采风,他就倾囊相赠

“而我往外借个大钱

还得跟媳妇儿商量。”


往外借个大钱都得跟媳妇商量的陈涌海,

不是没有过发大财的机会,

视频火了之后,

曾经有很多节目邀他表演,都号称:

“你有一个梦想,

我就帮你实现这个梦想”

但陈涌海一概拒绝了,他觉得:

“这不是扯淡么,

我的梦想用不着你们实现”

“他们这么做,

只是因为摇滚科学家的名头

比较容易炒作,有噱头。”



有些理想主义情怀的陈涌海,

有时觉得自己有些不容于社会。

一次他参加一个聚会,

火锅飘香的包间氛围甚佳,

席上大家聊房子、车子、股票,

他如坐针毡,后来不知怎么逃出来,

跑到酒吧喝扎啤,又去看摇滚演出,

才渐渐感觉到

“一种放任自在与激越不定纠缠在一起的奇妙的感受”



那晚他想起李白的一句诗:

“雁度秋色远,日静无云时。

客心不自得,浩漫将何之?

忽忆范野人,闲园养幽姿。”


“李白还能携友同行,

可是我能携谁,探谁呢?”


其实他身边不缺同好,

在摇滚圈内也颇有名气,

被誉为摇滚大仙的窦唯,

很欣赏陈涌海这种放荡不羁的侠气,

时常跟他喝茶、一起演奏。

他的身边还聚集了很多类似的朋友,

用他的话说就是:

“闻着味儿就都来了”



他把自己的感性和浪漫归结于时代,

赞美的不是才华横溢的音乐天才,

而是不囿自身、挣脱枷锁

于乡野间实现价值的同学:


“ 那个时候我们的娱乐活动不多,

很有理想主义情怀,

我有一个同学外号‘万能文艺青年’,

诗词歌赋样样精通,

可硬是放弃学业去山村支教了。”



陈涌海身上最难得的,

就是这股侠气。

昔年在黄河边伴着水奔声、风嘶声,

击节擂鼓高唱《将进酒》的侠客;

现在会朋引伴,

兴之所至豪情而歌的物理学家;

骨子里都蔑视庸俗,追求自由。




他创作主题很丰富

但唯独关于爱情的歌写得很少



令人羡慕的爱情往往不用秀

他不怎么谈论爱情

却拥有一份稳稳的幸福

他和爱人于大学时代相遇

自此携手,一路走到现在

他说

 


我从来没有想过让她的喜好与我同步

两个人在一起相互扶持

感到舒服就很好

我们都有自己喜欢的东西

都能自得其乐


他们的共同爱好并不多

但却拥有一种高级的相处模式

不强行改变对方

但双方前路一致,节奏相仿

一样可以搀扶同行一辈子


看似简单,实则不易

太多的恋人想改变对方

一方强势提出要求

太急于改造出“完美恋人”

另一方屈就

在情感上没有达成共识

这样的感情又如何走远


陈涌海画作

这个时代

有很多短平快、立竿见影的事情

也有很多要靠坚持才能有所成的事情

人们对前者趋之若鹜

对后者避之不及

正因如此

才更有去做后者的必要性


陈教授这般有才情的人并不多见

跨界科学与音乐还这么出彩的也少之又少

我们做不到如此出色

但是可以从现在开始

尝试选择一个稳定的兴趣

去填平生活的不顺遂


来源:综合微信公众号“灼见”、 青榄家长地带



精彩人物


胡玮炜朱珑、刘楠、宿华张新

刘自鸿钟波张晖、产业经济学报名MBA报名








首页 - 硕士博士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