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野尚作品与人生 |【水族圈低调分享】

摘要: 戳上面的水族圈关注我们哦!为了梦想的水草, 勇往直前!! \x0a在南美洲亚马逊河跟鳄鱼搏斗,在佐渡海跟巨大的鱼羊头衣嬉戏,正是在新潟县西蒲区出身的ADA掌舵人天野尚先生

11-08 19:03 首页 水族圈

戳上面的水族圈关注我们哦!




来源 /  素材来源:网络, 文:卖肾吃火锅, 以及:新潟日报



葡萄牙里斯本水族馆,天野尚先生的最后绝唱之地。



在完成这个史上最大草缸后,天野尚接受了采访,在回答“你的创作了世界上最大的自然水景,你怎么看这件事呢?”这个问题,天野尚的回答让我很感动。



天野尚说,完成了这个40米水族箱,我履行了我的责任。



当我还是个10岁孩子的时候,我很享受在大自然玩,那段时光对我也有很大影响。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乡发生了巨大变化,人为干预了自然之美。因为我知道过去的美景,看到自然被人类破坏,我感到很悲伤,同时,我感受到了大自然的脆弱。后来的50年,我忏悔、我反抗,我想重新看到美丽的大自然。40米的草缸也好,之前设置的若干草缸也好,展现自然之美,就是我最想表达的。



为了营造一个直击人心的美丽造景,我们需要精心布置并全面考虑平衡的严谨性。而自然界中,真正美丽的风景应该是一个完善、完美的生态系统,如果以自然水景的方式能传达给人们这样的概念,我已经非常高兴了。



现在百度下来最新的消息就是里斯本这个水族缸和个论坛的纪念帖了。



如今,里斯本的那个40米草缸带给每一位去那里的人们感动。



这是facebook上天野尚先生最后更新的一篇,时间停滞在2013年2月20日。



配图大家应该都还记得,是当年那个或许“震惊”过你的巨缸,那个你心里在想“都用了多少草?”、“这个沉木得多少钱啊?”、“这房子得多大啊?”等一系列小yy的巨缸:



维基百科上,关于“天野尚”的词条是这样写的:天野尚,1954年7月18日-2015年8月4日,是一位摄影师,水族设计师……



为纪念这位大师,波兰ADA的CEO Adam Paszczela将自己在facebook上的封面变成了黑白色。



巴西ADA的官方表示,我们非常遗憾地宣布,自然水景设计创始者、ADA创始人,伟大的天野尚先生去世。他通过水族造景,带动了全世界人们对大自然的热爱和崇拜,给我们带来了内心的平和,我们永远感激这位伟人。



在facebook和twitte上,有很多人表达了对这位水族大师的缅怀和感激。

天野尚先生关于水族方面的相信大家已经非常熟识了,就如维基百科所说,天野尚首先是一位摄影师。通过上面的采访,我们也得知天野尚先生对于自然水景其最终的目的是为了让大家感受自然之美,进而热爱自然、保护自然。





下面,是一些天野尚先生的早期摄影作品,让我们从他的镜头里看看这个美丽的星球吧。
亚马逊:








原来这种斯卡是他拍的呀。




这个有点像黑尾剪刀、黑点尾的是啥么鱼呢。




婆罗洲:






西非:






水草很单一。貌似看到某孔雀的一个小脑袋喽。~







好像某鲐,可又不是吧。~



屋久岛:









里山,跟上个一样,都是岛国本土的自然保护区:







佐渡岛,跟上面一样,岛国媒体还渲染过我国要买下的新闻:





让我们一起来感受大师的一生!



第一章 险地


为了梦想的水草, 勇往直前!! 


在南美洲亚马逊河跟鳄鱼搏斗,在佐渡海跟巨大的鱼"羊头衣"嬉戏,正是在新潟县西蒲区出身的ADA掌舵人"天野尚先生(54岁)", 由职业单车手到今日对自然环境提出保育的摄影家,他的传奇冒险一生, 就由被水入面摇荡的漂亮水草吸引而开始!! 


天野尚正在位於新潟市西蒲区漆山ADA总部饲餵水草缸的小鱼




十一年前, 要去的是位於非洲赤度之下叫甘比亚的国家, 就是为了一种水榕类品种的水草, 拿著巨大的相机, 走进甘比亚森林的最深入之地, 攀山过岭, 经过猛兽巢穴的路......!! 
"那种酷热的天气, 我这生人从未遇过, 简直是蒸气浴一样!!" 天野尚说. 食物也严重缺乏, 跟亚马逊河域完全不同, 这里只有小鱼, 每天无论跑多少路, 只能吃一半碗的稀粥. 
这里除了有黑猩猩跟著你走, 亦有大猩猩的踪影; 在这种地方假如你选择露宿在吉普车上, 晚上恐怕会有些像蜈蚣的昆虫钻入你耳朵, 因此要戴上耳筒, 边听演歌才入睡, 幸好日本的演歌最能使入安心入睡. 天野尚笑说. 


当时要去有死亡率极高的依波拉病毒, 疟疾等传染病威胁的热带雨林, 等於拿性命赌注, 需要带备一些酒精度极高的酒擦在身及饮用来抵抗!! 想雇用当地导游也因为依波拉病毒危机而找不著, 领事馆也再三警告我假如日本人染上依波拉病毒回国, 会引起恐慌, 千万不要随便接触动物及当地人, 切勿饮用生水. 但我想, 去这种地方就早已就豁出去, 反正在这里死去也未必知道病因吧!! 天野尚淡淡的道. 


晚上睡的床满布泥砂, 早上起床, 吸血蚊多得令人吃惊, 在这里就算不幸染病也没有药没有休息的地方...., 当时也想, 不如回去吧!! 但始到这种地方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需要很大的勇气!! 


天野尚续道: 当时在日本买一株那种水榕需要三千至一万日元多, 属於昂贵水草. 当地人不知从那里采摘到这种水草, 数量亦少, 这水草叶呈深绿, 叶子拙壮, 放入水草缸内, 跟偏黄浅绿色的水草对比得恰到好处, 任何水草爱好者都垂涎三尺. 但是在甘比亚的那处生长亦一无所知, 最低限度也要拍一些当地自然生态的照片回去才行. 天野尚娓娓道来. 
在途中, 饮用水喝光了, 不得已饮用山溪的山水, 入口甘甜, 清凉无比, 是我目前为止喝过最美味的水呢!! 


天野尚续道: 走入森林深入之地, 当我看见那自然的风景之美, 简直呆了, 十分感动!! 濶四米的川流, 两岸群草密生, 像日本的造园风景一样!! 要是把这里的草木带回日本出售, 何止几千万几亿日元呀!! 


当然, 我们绝对不可以破坏自然生态的, 要是大家不加以保护, 世上就可能再无这种自生地了!! 只有拍照, 把一切一切记录下来. 


这个一个多月的难忘旅程, 体重激瘦了十五千克啊!! 天野尚说. 所有旅程的收获, 回忆及相片, 全部都刊载在之后我们的杂志及展示在我的水草缸内. 天野尚满足地说. 


究竟天野尚为何因一种水草而冒上性命危险深入荒无之地?? 是兴趣?? 是商业?? 原因是他小时候被水草的吸引所至的.......... 


位於非洲赤度之下的甘比亚, 与当地人深入险地, 旅程之艰巨, 看他的憔悴样子可想而知. 



第二章 少年时代


氧气泡珠的闪亮, 令人著迷!! 


天野尚对水草生态著迷始於幼时, 当他还是小孩子的时侯, 在新潟卷町老家附近,有一个自然的宝库,一个位於卷町叫"铠潟"的浅滩, 小时候经常联同五, 六位小童党一起跑去捉小鱼. 


从前位於卷町的铠潟, 孩童时代的天野尚经常去玩. 图片源自1950年前后, 卷乡土资料馆



那里有各式各样小鱼, 捉到后就用猜拳来分赃, 好开心啊!! 天野尚娓娓道来. 由於当时大约战后十年左右, 食物的供应非常不足, 能够拿些小鱼回家作餸菜, 就算玩至满脚泥泞, 衣服汚秽也不会给父母责骂. 天野尚得意地说. 


在浅滩中, 有各式各样的小鱼小虾, 蝾螈, 龟, 蜻蜓, 水甲虫等等...., 而且水清彻见底, 水草被阳光照射, 闪闪发光, 随著微风摆动, 十分漂亮!! 戴著潜水镜潜入水中, 看见小鱼躲藏在水草中, 水草冒出小气珠到水面, 那些小气珠的闪亮, 深深吸引了我, 令我对水中世界既惊叹又感动!! 天野尚说: 我也要把这个带回家, 放入鱼缸里, 每天也看著它!! 


天野尚少年时侯, 对那种鱼身带黄色, 紫色, 粉红色的"小鲫鱼"及"朝鲜产的小鲫鱼" 尤其喜爱, 捉到后就放入自己穿著的短靴里带回家试饲养. 


由铠潟回家需要跑两至三公里, 由於拿了短靴去装鱼, 唯有赤足步行回家, 那处全是砂路, 两脚被割得伤痕累累, 可怜的回到家一看, 那些小鱼早已全身变白死去, 简直晴天霹雳, 可能天气热靴中又没有氧气吧! 要是我没有捉它们回来就不会死了, 好可怜啊!! 天野尚有点自责的说. 好一个对环境保育极重视的学者!! 


拿著那些死去的小鱼给祖母看, 被骂得狗血淋头, 祖母喝道: 那个捉来干麼?? 真是个怪孩子!! 


后来尝试加一些水草一并跟小鱼放入短靴拿回去,因为水草中释放氧气, 而且避免了阳光直射, 果然顺利把小鱼活著带回家中, 当时想, 水草真的很神奇啊!! 天野尚续说. 


天野尚由小学二三年级开始用吃光的糖果瓶去饲养小鱼, 到小学六年级便开始承诺挑战他的水草世界. 


最初由五金店买来薄铁片用来固定做框, 再用软胶来贴著, 大约两手可以拿著的尺寸的鱼缸...... 


可是当注水到三分之二左右, 那玻璃竟然破了!! 把地板弄得湿一片, 又被父母骂至半死, 虽然这样, 我仍然用种菜的泥土, 放入我采摘回来的水草, 借来我哥哥的书台灯去做照明, 
这就是我的第一个水草缸了!! 水非常混浊, 内里甚麼也看不见!! 天野尚哈哈大笑道. 


孩童时代梦想成真的天野尚, 今天管理他的水草王国. 摄於自己创立的ADA Gallery内, 内有约40个大大小小的水草缸. Aquarium Desidn Amano



第三章 选择


为实现儿时梦想, 投身竞轮!! 


天野尚出身於新潟县卷町西蒲区, 三兄弟排行最小,, 自小就周围跑, 养成一种爱流浪的性格, 小小的天野尚已经驾自行车到处游玩, 中学时代, 经常骑自行车北上, 到东北秋田县等地方远足. 


由中学二年级开始到高校毕业期间, 天野尚一共八次独自骑自行车跑到东京, 起初父母也有点儿担心, 但考进高校后也没有怨言, 放心下来了, 可能因为这自小养成的惊人耐力及体力, 所以日后成为单车比赛选手也说不定呢!! 


最初骑单车跑到东京, 就是为了去位於上野的水族馆一看由南美亚马逊河流域捕捉回来名叫"Piraruku"的淡水界巨鱼(图), 这鱼号称亚马逊大王, 身长三米以上的巨鱼!! 天野尚说. 


这就是吸引天野尚由家乡骑单车跑到东京一看的巨鱼



一直以来, 对大自然特别一些未开发的自然山区很憧憬, 每当电视播放有关亚马逊河的节目, 就目不转睛地看, 所以很希望亲眼一看那巨鱼"Piraruku". 


少年时侯那有零用钱去东京呢!! 有的只有无穷精力, 唯有骑单车去吧!! 天野尚描述小时侯的天真想法. 


续道: 当时骑单去东京上野需要二十多个小时, 不眠不休地踩著脚踏去!


同学朋友跑来送行到以前白根市的国道, 那时的情景依然历历在目, 就好像坐帆船到外地航海一样!! 天野尚得意地说. 


到念商科高校(吉田高校)时侯, 加入了学校单车队, 出席校际比赛, 也曾经得过奖项..., 毕业后考进大学, 当然也是车队一份子, 那时候开始考虑成为职业单车手的路了!! 天野说. 
因为单车队的关系, 几乎肯定可以考进东京法政大学, 但老实说, 我完全不感兴趣!! 


可是, 我有自己的梦想, 从小到大都对小生物, 摄影抱浓厚兴趣, 尤其一些生态摄影, 可惜, 没有金钱去买照相机, 亦想去南美亚马逊河域等地方, 也想购买种植水草设备......天野尚续道. 


好! 让我成为职业单车手, 赚了钱, 去完成我的梦想吧!! 天野尚就因为这梦想决定了当职业单车手的路. 


当单车队教练知道我这个想法, 差点儿要杀死我!! 天野尚笑说. 


结果天野尚经过单车队连串训练及考试, 终於1974年初试蹄声, 1990年引退, 期间16年, 一直活跃於职业单车界. 


初出的首战很侥幸地胜出第一名, 奖金当时大约有二十多万日元(约$16000港币), 我将全部的奖金用来买了一部Nikon的单镜反光照相机, 标准镜头及微距镜头, 这部照相机乃当时的高级货, 我一直心仪已久, 拿上手时真是又惊又喜. 天野尚娓娓道来. 


职业单车手时代的天野尚, 曾经在日本西南的西表岛住了两个多月.



买过照相机后, 首先跑去位於日西南面的列岛游玩, 在我二十多岁时, 已经在三年间来去往返过那里的小岛, 蜻蜓, 树蛙等生态相片, 也记不起拍过多少了!! 天野尚满足地说. 


天野尚所拍的相片及照相机从不借给别人看, 经常被身边的人冠以"奇怪的单车手", "奇人", "怪人"等古怪称号. 


天野尚参照大自然草原所做的作品, 2007年他有份协助的电影(その时は彼によろしく)也有出现, 片中女主角长泽正美极之喜爱的草景.




第四章 产品开发

梳打水碳酸启发, 研制产品!! 


天野尚由1974年19岁开始职业单车手生涯, 成绩平稳...., 26岁觅得妻子, 步入人生另一阶段, 可是, 单车手以外, 对水草的研究并非一帆风顺........ 


小鱼可以很随意的把它放入玻璃瓶, 无论如何, 都希望把水草种得更好! 


虽然底床及过滤系统经过不断改良而取得成功, 但在研究方面亦不断碰壁, 在这段时间差不多花掉了可购买一幢房屋的金钱. 


天野尚将失败的原因一一记录下来, 这是从他的母亲身上学习得来的, 他的母亲以前经常把耕种的失败, 困难, 成果详尽记下来, 久而久之, 对耕作方面极有心得, 隔篱邻舍纷纷跑来向她请教. 


天野尚由二十岁开始对水草研究所做的笔记本



水草种枯了只好弃掉, 无论怎样去尝试始终停滞不前, 十分沮丧, 真的想过放弃!! 我自己是一个颇固执, 不肯放弃的人, 由中学时代开始对水草研究, 但那时候真的想放弃!! 天野尚认真的说. 


原来当时一度令天野尚想放弃种植水草的是"二酸化碳素(Co2)", Co2溶入水中, 跟植物产生光合作用, 令水草长得茂盛的要素, 就是它了! 正是这个问题困扰著他. 


跑去请教大学教授及医学界人仕有关加入二酸化碳素入水中......, 得到的是"强行加Co2入水中只会破坏生态, 不要妄想吧!"这些冷淡的对待, 吃了不知多少次闷棍; 再者如何把Co2加入水中的方法也不知晓, 当时的确十分心烦!! 天野尚说. 


那时候不时跟朋友到酒吧消遣, 经常喝的是highball(威士忌加梳打水), 有一天, 偶尔看那罐梳打水上印著的成份是水及二酸化碳素, 灵机一触, 可以将这个放入草缸吗? 於是马上把酒吧里剩有的六罐梳打水全买下来, 飞奔回家. 


天野尚续道: 当我把所有梳打水全倒入水草缸中, 一会儿, 半生不死的水草叶面, 竟然缓缓地出了一个气泡珠, 我开心得眼泪也差点儿掉下来! 这就是一直困扰我的光合作用了!! 那一瞬间, 儿时在家乡铠潟水中所见的水草摇曳, 闪烁的气泡又再出现我脑海中. 


第二天开始, 我跑遍家附近的酒吧, 把它们的梳打水全买过来注入水草缸中, 一段时间后, 奇迹地水草生长明显好转, 茁壮起来!! 天野尚兴奋地说. 


基於这个重要的发现, 天野尚於1987年成功研制出压缩Co2二酸化碳素, 专为水草育成而设, 当时的售价要七千五百日元一套. 


天野尚在总部ADA Gallery检查他研制成的Co2二酸化碳素装置



说不定那是世界上第一套专为水草育成的小型Co2二酸化碳素装置, 解决了这个问题, 天野尚马上制作了多个水草造景缸, 模拟亚马逊川河的布置, 放入流木, 岩石去配衬. 雄心壮志地开设水草造景店, 打算一边当职业单车手, 一面去研究水草造景....... 


可是这条并非平坦的路, Co2二酸化碳素装置在开店个多月只能卖出十套, 家中其他负担好像住屋供款也不轻....., 好景不常, 这时候又因为热带鱼的交易违规遭到调查, 真是屋漏兼逢夜雨



第五章 走出困境

购买相机作赌注, 孤注一掷!! 


几经艰辛研制的Co2二酸化碳素装置却无人问津....., 在天野尚失意时不知多少次想过, 倒不如退出职业单车, 把退职金全数清还住屋的欠款, 全心全意去打理自己的水族用品店, 平平淡淡地生活算了!! 但永不放弃的他始终不忿, 结果在1990年, 他真的退出了职业单车手行列, 得到了大约一仟万日元的退职金, 但天野尚没有把那些退职金拿去偿还住屋欠款, 而是孤注一掷, 用来购买一座大底片大型照相机. 


图中天野尚手持的就是以他命名的"Amano Special"独有专用菲林, 是专为他而制的大型照相机底片



天野尚亲自操刀, 要把他对生态水景的独特认识, 加上他研制的产品, 将水草最茂盛一面展示给人看!! 这一切并非是来自河川水底, 而是水族箱内种植的水草!! 天野尚将作品命名为Nature Aquarium. 


假如普通的单镜照相机是一部私家轿车, 那麼大底片大型照相机就是一部重型的运货柜车了!! 由於底片较大张, 拍出来的相片解像度完全不同, 我要将美丽的水世界去展示给世界, 让更多人认识我的生态水景!! 天野尚自信地说. 


可是, 我对镜片光学, 相机操作等知识一窍不通, 所以我跑到东京神田区的旧书摊流连, 最后买来总共七箱有关摄影, 照相机操作的书藉, 每晚挑灯夜读. 最初就好像读阿拉伯语一样, 摸不著头脑, 但过了一星期, 终於粗略理解少许, 半年后已经差不多全部掌握, 一年后, 甚至已经可以教授别人呢!! 天野尚续说. 


1992年, 天野尚把拍摄的所有水景照片刊载在一本"Nature Aquarium World 水族箱内的大自然"的水族杂志, 杂志翻译成不同文字, 发行到英国, 德国, 法国, 荷兰及意大利等国家. 


这本杂志的内容震惊全世界的水族爱好者, 大家都对天野尚所种植的漂亮又茂盛水草赞叹不已!! 与此同时, 天野尚亦把握机会乘势再推售他的Co2二酸化碳素装置, 结果这个之前在国内一个月也仅卖得十套的产品, 在短短一个月内竟然接到一万套的订单, 天野尚他成功了!! 


在那时候, 天野尚对水草种植有了另一个重大发现. 就是天野尚他出海潜水拍摄石鲷鱼在水底产卵的照片, 事后细加观察, 发觉他当时穿著的潜水衣, 红色的部份看起来变成黑色, 但青绿色的部份就一样无变仍然是青绿色, 天野尚突然想通了! 原来红色光谱会被水吸收穿透不到水底的. 


天野尚说道: 那时候市面上的植物育成光管一般是紫红色的, 我想水草育成用的光管一定要青绿色光谱才可以!! 於是乎我大胆的去信当时著名的电器用品商松下电器(Panasonic), 希望跟他们合作生产水草育成专用光管, 得到的回覆是他们相当有兴趣, 希望见面详谈. 
松下电器在当时一个名为"国际宇宙Station"的计划中, 成功开发了对植物育成有极佳功效的专用光管, 被受注目; 於是他们的代表联同专业研究队伍十多人跑到我破烂残旧的家里来. 


他们给我看的是最新研制的紫红色光谱光管, 但我一再强调"紫红色光谱的光管不能用於水草, 一定要青绿色光谱!!"的论点, 几乎把他们气死了!! 天野尚得意地说. 


尽管如此, 他们仍然很乐意跟我合作, 经过多次失败, 努力, 最后终於共同研究出水草育成的专用NA光管, "NA"就是Nature Aquarium的意思, 这种水草专用光管推出后大受欢迎, 产品的包装上当然亦印上松下电器的出品. 


天野尚就凭著他的永不言败, 勇往直前, 终於成功打出了自己的品牌, 而他的公司亦逐渐走上轨道, 迈向成功之路!! 


图中就是天野尚研制生产的Co2二酸化碳素装置及水草育成专用NA光管, 现时天野尚的ADA(Aqua Design Amano)大约拥有一仟种产品在市场上贩卖




第六章 亚马逊河之一 决战大鳄

人比鳄鱼更恐怖, 命悬一线!! 


在1994年首先踏足南美的亚马逊河域, 当时天野尚刚好40岁, 天野尚认容是"四十岁的见习", 亚马逊河域面积比日本大19倍, 一望无际. 


要在一生人中把亚马逊河域的全部拍摄下来几乎是不可能的, 唯有瞄准她最神秘的一面; 我看中的是亚马逊尼格路河域(The Rio Negro), 可能我是这个世界上对她最熟悉的人, 因为我来往这条河接近十年多了!! 天野尚说. 


1999年天野尚带著大型照相机跑到亚马逊河域



尼格路河域是由巴西北部一直伸延, 属於亚马逊河域的其中一支流; 天野尚雇用当地土著, 组成木伐队, 深入拍摄这神秘的尼格路河. 


我们以水底生态为中心, 水里有各式各样, 五彩缤纷的野生小鱼, 体色全部跟原来的一样. 在这里不时也会遇上鳄鱼, 在河中步行时, 一个不留神随时会踏到它们, 潜入河底拍摄也要小心翼翼; 当地的印第安土著, 很多都是在河里被鳄鱼咬掉半条腿, 因此残障者甚多呢!! 天野尚认真的说. 


在亚马逊河底俯卧著拍摄的, 各种各样的野生比拉鱼(piranha)及新灯鱼, 天野尚摄於1999
年12月



天野尚回忆地说: 在多次去亚马逊河拍摄期间, 曾经不只一次跟大鳄鱼搏斗; 第一次是我们碰到鳄鱼, 当地的印第安土著导游, 突然把鱼叉递给我说:"够胆刺它吗?" 那一刹那间我感觉到的恐惧, 是前所未有, 仿佛被人迫上死亡之路似的!! 其实当时那印第安土著也许说说罢了, 没有想过我真的去刺那鳄鱼的!! 但我就坐在小木伐上向它刺下去!! 


天野尚续道: 这一刺插中鳄鱼头部, 它痛惊就发狂摆动起来! 我们数人在木伐上大惊, 印第安土著导游的脸也变成铁青色, 因为要是木伐一翻我们都会变成鳄鱼的点心了!! 经过十五分钟的搏斗, 鳄鱼终於也屈服, 游离我们, 经此一役, 当地印第安土著对我都报以尊敬佩服的眼光. 


为了得到食物及拍摄的许可, 我要跟当地印第安土著交换物品; 由於言语不通, 难以沟通, 还差点儿成为酋长的祭品!! 天野尚伸伸舌头地说. 


我跟他们交换的物品是T恤, 一些胃药及感冒药, 他们很是欢喜, 换给我们水菓, 番薯等食物. 


但在其中一村落, 当我在祭坛前跟他们交换食物时, 跑出一队印第安土著把我围起来, 起初我以为是甚麼欢迎仪式, 但他们个个手持长茅, 长叉, 突然骚动起来! 怒气冲冲, 更把茅头指向我! 我大惊, 心想如果太懦怯反而不妙, 便跟他们理直气壮说: 四海之内皆兄弟, 有话好说啊! 


继续用日本语喋喋不休及身体语言跟他们理论起来, 他们也不知懂不懂我的意思...., 但终於小孩子跟其他女子露出笑容, 我知道他们软化下来, 便乘机跟他们逐一握手, 最后跟酋长也握过手, 他目定口呆地凝望著我. 我马上跟他们挥手道别, 缓缓地转身离开, 头也不回步向村口, 当远离他们村落才一口气跑去等待我的木伐处, 吓得魂不附体呢!! 


原来跟亚马逊河的印第安土著沟通时, 绝对不可以触怒他们的酋长首领, 否则大祸临头. 当初我就是弄错他们的首领, 跟低级的土著交换物品而险些送命, 变成他们的祭品! 在这里的期间也不只一次发生同类事件, 所以在亚马逊河域, 毒蛇, 鳄鱼固然恐怖, 但最可怕的其实是人类!! 天野尚叹道.


第七章 亚马逊河之二 异国文化交流

通异国文化差异, 全赖食物!! 


虽然在亚马逊河域跟鳄鱼搏斗, 其实鳄鱼亦是我们的粮食之一, 从日本把米, 发电机带过去, 其余蔬菜及水果就在当地筹措. 


甚至比拉鱼(piranha南美淡水鱼)的刺身我也尝过, 非常美味, 上品的刺身啊! 味道好像比目鱼用盐腌制后一样, 作为佐酒最合适! 在这里每天几乎主要是吃鱼的, 我想我可以著作一本"亚马逊河鱼烹调大法"呢! 我在亚马逊河域期间, 永远随身带备青芥茉的, 以备享用美食. 天野尚得意地说. 


这是亚马逊河域主要食物大型鲶鱼, 鲶鱼属食肉性鱼类, 味道鲜甜, 图中的鲶鱼长1.5采, 体重约60公斤



话需如此, 食物严重短缺的事情仍然是有的, 好像到访非洲赤度以下的甘比亚时, 天野尚的队伍, 就陷入严重粮食短缺的危机. 


天野尚说道: 当地没有甚麼鱼类食材, 带去的食米又不断不断地减少, 我们的队伍中有人说土著导游平常全部靠吃树皮, 木长出来的果实为生, 倒不如省一点把给他们的食物留回己用, 但我即时拒绝! 既然大家坐在同一条船, 人人平等, 又怎可以把别人应得的也扣起来呢! 反而应该要首先分配食物给当地土著导游们. 续道: 这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亘相信任, 亘相尊重的基本条件. 


当地的土著导游也经常给我们吃他们的木果实, 沾上泥土怪模怪样, 大家都把它扔掉, 但我就照吃可也; 甘比豆的气温非常炎热, 由朝到晚汗水像瀑布一样流过不停, 我们其他的组员每一个都疲倦不堪, 但我就完全不感到疲累; 原因是当地人吃的木果实了! 


要知道当地土著每天在森林中步行超过50公哩, 原来木果实中含有丰富维他命与及矿物质, 对补充体力极有效的! 天野尚说. 


图中的就是木果实, 颜色美丽


 


在这种旅途中, 当地人经常会给我们食物, 我们对那些食物接受或抗拒, 对方的态度会截然不同的, 我们接受他们的食物, 就是代表接受他们的生活习惯, 相反地, 将对方诚意给予的食物掉去, 是严重的不尊敬行为呢! 这些基本尊重是我从周游列国中领略学习到的. 
天野尚由二十多岁起到海外体验, 到目前已经去过五十多个国家了. 


天野尚继续说: 在东南亚的婆罗洲群岛(Borneo), 印尼人称她加里曼丹岛(Kalimantan), 是世界第三大岛, 那里有一个好像电影株罗纪公园的恐龙曾经居住地方, 被一个跟富士山差不多高海拔三千米的山围拢著, 地势险峻, 普通人要爬入去非常困难的. 但是我就背著照相机, 从悬涯顶用绳索吊钩逐步爬钻进去, 当然要把照相机好好盖著保护. 我这个人就是有强烈的好奇心, 无论几危险的地方也想去一躺, 试一看, 好奇求知欲盖过了一切, 这种性格就连我自己也有点害怕呢! 


拍摄於婆罗洲悬涯下, 天野尚雇用两位当地人作向导, 把照相机收好免被发现, 摄於1996年11月


第八章 羊头巨鱼


给村民一个承诺, 扬名立万!! 


大约在十七年前, 已经知道在佐渡岛有一种很特别的鱼, 名叫羊头鱼(Cold porgy 又称瘤鲷), 最初我是碰巧在书店里看阅有关潜水的杂志, 内里介绍到这种鱼; 随后在有关佐渡岛的潜水广告上也有刊登这头怪鱼的相片, 但相片很小很模糊......., 天野尚说道. 


天野尚继道: 在家乡附近的佐渡岛, 竟然有这麼独特容貌的怪鱼, 那一刹那间, 我有马上去把它拍摄下来的冲动, 於是乎我就跑去学习潜水, 修读课程, 讲座, 很快我就取得潜水的资格, 事不疑迟, 马上出发去佐渡岛! 


瘤鲷属於(Wrasse)科的鱼, 原本生长於日本青森县附近的岩礁, 雄鱼在成长后额头会突出一个瘤来好像寿星公头一样, 因此被称为瘤鲷, 成鱼的长度有一米长左右. 


羊头鱼(Cold porgy 又称瘤鲷)



为了捕捉到瘤鲷的出没, 我有佐渡岛的东北面名叫北小浦的海域潜入水, 尽量希望游到近鱼儿5~10厘米距离拍摄, 因为在这麼近距离再用超广角镜头去拍摄最能拍出有震撼力的相片, 而且近距离可以减低海水的折射令相片更清晰鲜明. 天野尚娓娓道来. 


起初天野尚他购买墨鱼作饵, 向北小浦渔船协会租用小船出海, 但每次租船的费用要二万日元, 非常昂贵; 於是乎天野尚胆粗粗地向当地渔民讨价还价. 


天野尚道: 假如上午下午各出海一次, 一天就用上四万日元了!! 


於是我大胆跟当地渔民他们说: 瘤鲷是佐渡岛的珍宝, 如果你们让我拍到它的特写照片, 我保证佐渡岛必定在日本出名起来, 游客会纷纷跑到这个岛来, 你们相信我吗?? 够不够胆跟我赌一铺?? 


结果, 好一个天野尚, 他成功说服渔民, 把租船费由一次二万日元减到二仟日元, 三次更只收五仟日元! 但当地渔民给天野尚一个条件, 就是要把北小浦这地方打出名堂, 令人认识. 
天野尚多次潜入海里投饵, 在北小浦的海底里, 有大量昆布, 海藻等天然资源. 


差不多每天都潜入海?饲餵它们, 足足两年多, 这里的大鱼也逐渐消除它们的天生防卫意识, 跟我熟络起来, 向我游近也绝不惊慌. 瘤鲷是很懂性的鱼, 面部表情十分丰富, 有喜怒哀乐的表情, 想不到鱼儿也有它眼神的分别, 实在令人难以相信!! 天野尚回忆道. 


1992年富士菲林摄影大赛, 在众多作品中脱颖而出的题目叫"鬼踊"的相片. 1992年天野尚摄



终於历时两年多, 天野尚拍得巨型瘤的相片, 亦凭著这相片, 参加1992年富士菲林摄影大赛, 在五万多张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 勇夺冠军, 其后, 把其余在北小浦海底拍摄得相片刊载到潜水杂志, 北小浦这个地方马上广为人知, 变成了潜水爱好者的热点, 很快发展潜水中心; 时至今日, 北小浦仍然是全日本数一数二的潜水热点之一. 


天野尚认真地说: 我终於完成了我的承诺, 令北小浦这地方广为人知, 当地渔民举行地方祭典邀请我出席, 到他们村里, 由中午十二时逐家逐户去敬酒乾杯, 非常热闹, 宴会结束已经是深夜时份. 其实我心中高兴的同时, 亦放下心头大石!! 


天野尚除了令北小浦这个渔港打响名堂之外, 也为自己扬名立万. 


瘤鲷经常出没的地方. 佐渡岛北小浦海边, 天野尚正捕捉风景. 2006年春天



第九章 佐渡巨杉

佐渡巨木自然美, 不离不弃!! 


由二十多岁开始就一直未有完威的心愿, 就是拍摄以自然题材的相片, 终於在南美亚马逊河域完成, 可惜近五六年间, 亚马逊河也遭受严重环境破坏, 原始树林并改成为农地, 树木并大量砍伐烧毁, 那些灰烬污染河流, 自然生态受到破坏, 已经大不如前了!! 


由於环境变迁, 因此对南美亚马逊河域的兴趣相应大大减少, 忽然想起曾经拍摄瘤鲷的佐渡岛, 拍摄时期多次进入山中, 那处自然景色优美, 红的紫的, 衬托出自然美丽的风景, 於是在三四年前, 相隔十年再次踏足佐渡岛. 


可惜入到山后, 那些自然美丽的野草树木也被人大量盗掘, 心中有一点忧郁感觉. 天野尚叹道. 


找不著拍摄的题材, 到不同的山野树木跑来跑去, 失望之际, 从民宿的主人相簿中看到一幅巨杉的相片; 马上精神一震, 那种感觉就好像通了电一样, 正如当初被佐渡的瘤鲷吸引一样. 天野尚兴奋的说. 还以为自己对佐渡岛一草一木了如指掌, 想不到还有这麼自然生态的地方我未知的, 简直好像给人打了一记耳光, 但心中又很兴奋!! 仔细打听, 原来地点位於新潟大学的演习树木中, 於是我又拜诧大学方面通融, 抱著大判照相机在初夏时间跑入原生树林了!! 天野尚得意地说. 


天野尚走进佐渡岛的原始树林, 正在拍摄千年巨杉. 摄於2007年



天野尚接著正式道: 我们登上海拔九百多米的山峰, 看见到那巨杉, 树径有接近七至九米粗, 树龄恐怕最少有一仟年以上, 那种慑人的气势, 令人透不过气来; 就像远古时代的风景一样, 实在不可思议!! 


佐渡岛的巨杉根形态独特, 弯弯曲曲, 十分有弹力, 像绳索一样围绕著巨杉. 可以看得出巨杉饱历风霜, 就如生命的起跌. 马上拿出大判照相机, 把她的形态, 她的灵魂神髓一一拍摄记录下来, 甚至周围的植物, 苔癣类等等, 也彻底的拍摄下来. 


由水深四十多米的水底世界, 到海拔一仟多米高的原生森林, 天野尚都将每一个自然生态风景的片段清楚地拍摄下来, 在2007年四月至2008年三月的一年间, 分别在东京都, 新潟市, 佐渡市三个展览会场举行"天野尚个人摄影巡回展", 两次在佐渡市的共吸引大约一万伍仟多人参观, 以人口仅有六万多人的佐渡市来说, 每四个人就有一个人曾经欣赏过他的展出. 


在沼泽的四周群生的巨大杉, 作品名称"千手杉的林森", 这相片正是其后在北海道洞爷瑚举行的研讨会展出的其中一张作品. 摄於2006年 


佐渡岛的气侯温和, 夏季冬季分明, 也十分适合苹果, 蜜柑等水菓的出产, 这样的土地, 世界上已经所剩无几. 一年四季, 无论任何时候的景色都有她的美, 要好像电脑素描机一样把她一一记录下来, 何止要去几十次呢!! 


在我心目中, 佐渡岛的自然遗产是无价的, 值得骄傲的, 可惜的是, 外来的人仕不断野采破坏这处的环境!! 天野尚慨叹的道. 


天野尚续道: 因此, 我举行的摄影展览, 就是要唤醒当地及所有的人, 告诉他们佐渡岛的原生美貌, 让当地的人爱惜属於他们自然无价遗产; 现在很多人都开始谈论环境保护的问题, 但我个人认为, 环境保护就要从自己身边的自然生态出发, 更多留意关心身边的景物!! 


第十章 电影

追求自然的美态, 绝不妥协!! 


2007年六月, 天野尚全力协助一套有关水草的电影"その时は彼によろしく"



这套电影由著名女演员长泽正美, 以及山田孝之, 冢本高史等几位年青偶像派演员主演, 天野尚也来担任监督一职, 片中的所有水草造景缸均由他一手操刀. 


电影的原著, 是凭另一出描述年青人感情的电影而声名大噪的小说作家市川拓司先生的作品, 市川先生对水草种植有浓厚兴趣, 他一直想写一本以水草为题材的小说, 於是跑来我新潟的总部; 市川先生除了对弊社的产品有相当认识之外, 原来也是我的拥护者, 既然他提出请求, 当然二话不说帮他一把了! 天野尚说道. 


这是电影的宣传海报, 天野尚充担监督一职, 图片是其后推出的DVD封套. 2007年



电影讲述三位从小就互相认识的年青男女, 他们之间的友情与爱情, 片中很多是以男主角山田孝之经营的水草店为拍摄场地. 


天野尚续道: 既然答应帮忙, 就要一丝不苟, 这是我的性格. 由於拍摄场地在东京, 於是乎把我们总部的草缸差不多全部运去东京, 虽然可以在东京那边从新设缸, 但要做出真实现场感就要一定的时间经过, 因此我们总动员出动, 把大大小小二十多个草缸运去东京.

 
设置水草缸后也遇到不少波折, 由於拍摄期间正值冬享, 热带鱼及水草的状态与生长也很难掌握, 在拍摄期间不时需要暂停, 把水草修剪及护理一下呢! 同时也指导一下几位演员对水草学名的读音, 要知道好些水草的学名长而且难读, 有时侯导演说"OK"但我也大胆的说"Cut", 在旁的职员也被我吓一跳呢! 天野尚笑说. 


电影的工作人员或许对我也有微言, 可能觉得我吹毛求疵, 但我也绝不让步, 例如设缸修剪的企位姿势, 都要他们认真学过, 给那麼人看的物事, 又怎可以马虎了事呢, 这方面我十分执著, 绝不妥协的!! 天野尚郑重的说. 


拍摄期间, 位於新潟的ADA总部如常开放; 曾经多次有人问我何不把ADA Gallery搬去东京都内, 会有更多人来参观云云, 但对我来说, ADA Gallery不单止是展示水草缸那麼简单, Gallery四周环境气氛, 每一细微地方也很重要的, 现时ADA Gallery四周种植的树木, 为了保持原始森林感觉, 我就用了十五年去栽植树木, 再加上总部内的水草缸, 内外兼备, 才称得上艺术的配合, 要在大城市的东京都做出这种自然环境, 无可能了!! 


图中天野尚正在向市川拓司先生解释水草缸的设备, 场地所有大小水草缸均由天野尚一手包办. 2007年一月 


新潟县四季分明, 称得上人杰地灵, 我认为在世界上像新潟县般自然美丽的地方少之又少. 春夏秋冬, 春天的樱花, 秋天的枫叶, 各有特色美处, 在这里居住久了, 感受四季景色, 对人的悟性, 心灵的洗涤也大有帮助呢!! 天野尚赞道. 


对於水草缸内的石头, 流木的布置, 水草的栽种, 我都是全部在这里的自然生态中学习得来的, 可能是近水楼台吧! 冬天虽然寒冷, 但这里的冬天天色我也十分喜爱, 枯木被强风吹得光秃秃, 树叶落在地上但大树仍然迄立不倒, 那种寂然不动的感觉也很好的, 无论风景摄影也好, 水草缸摄影也好, 我就是追求那种严冬下雪前一刻的"寂"和"佗"的寂静修养感觉, 所以我一直强调, 在我而言, 没有可能居住在东京都那麼暖的地方了!!


第十一章 首脑会议


藉佐渡巨杉的魂, 向世发讯!! 


我拍摄自然生态一向喜欢用大判照相机, 这样最能把风景真实仔细地拍出来, 这是我的摄影原则之一. 我并非只要色彩美丽的相片, 而是要用镜头把自然生态尽量真实的记录下来, 只有这样, 才可称得上自然生态相片!! 天野尚郑重的说. 


因此富士公司为我特别制造一种名为"Amano Special"的大判照相机专用底片, 这是比一般大型照相机底片还要大一点的!! 在佐渡岛取材拍摄时采用的是长50cm, 阔20cm的特大底片, 要是把它放大到4米长, 阔1.5米的相片来看, 可以把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细致地方都清楚见得到. 


天野尚所拍摄的巨杉照片, 在去年2008年位於北海道洞爷湖举行的全球首脑会议中展览出来; 这次的首脑会议主要讨论地球暖化对策问题. 



首脑会议上, 大家正在一边欣赏天野尚的作品"屹立不倒的金刚杉", 一边共晋午餐. 2008年7月8日, 外务省提供



天野尚继续说道: 其他被展出的还有一些风神雷神图以及屏风等展览品, 似乎对环境没有甚麼震撼. 担任这次会议的协调者还有著名时装设计师山本宽斋先生, 以及外务省的要员等等; 他们都被我的照片吸引, 最后一致决定采用我的相片作为大会的展示作品. 


当我知道相片被大会采纳的消息时, 我高兴得整个人跳起来! 其实我早就想, 或许我狂妄一点, 但是要替自然环境花草树木作出控诉的话, 非我这张相片莫属了! 


在这里, 有五百年, 一千年多饱历风霜依然屹立不倒的巨衫, 这张相片, 正就是告诉他们"我就是一直生长在这里的原生千年巨杉, 岂容你们这些仅有一百多岁寿命的人类来摧毁我们的森林啊", 只要你看一看照片, 就会感觉到它们正在呼唤的! 


结果, 在首脑会议结束后, 马上发表一个重要首脑宣言, 就是要将直至2005平为止的温室效应气体排放减少一半. 


天野尚手持的正是在北海道洞爷湖举行的全球首脑会议中展出的"屹立不倒的金刚杉"巨型底片, 从天野尚的社长室窗边看, 可以清楚看刊鲜艳的新绿. 2008年6月 


一直以来有一种说法, 就是还有大约五年, 南极和北极的冰川就会在地球上消失, 因此上述的目标未免低一点, 与此同时, 我们应该种植更多树木. 


植物吸收大量人类想像不到的二氧化碳(Carbon Dioxide), 继而发放氧气(Oxygen), 完成光合作用, 水草也健康地生长; 这个原理大家在水草缸中可以看得见. 


我就是有这一个想法, 因为在十五年前兴建这间占地660平方米的公司时, 就已经将70%的土地去种植树木, 榕树, 榉树等四百棵以上, 另外公司社员也合力种植约二万盆的野生多年生植物, 为此总共负债一亿五千万日元, 就是要建造这个森林, 目的自然是利用它们把公司内释放出来的二氧化碳吸收. 


树木就是地球的财产, 为了减少二氧化碳排放而多种植树木的公司企业, 是否应该得到税金的减免, 甚至免税, 用来鼓励他们多种植树木呢!! 


如果道路两旁没有树木植物, 汽车的排出废气甚麼样呢? 单靠停车熄掉引擎, 节约能源等工夫是不够的! 要在道路两旁, 停车场等地方彻底地加种植树木植物, 再不把原来的自然生态回复过来, 实事实干, 只靠一点点的数字目标去解决问题, 是否能够真的解决, 我倒有一个疑问呢!! 天野尚认真的说.


第十二章. 最终回 保护环境

保护自然生态美, 永流后世!! 


今时今日, 地球部份不断受到人类的破坏, 亚马逊河域如是, 非洲热带雨林如是, 树木被砍伐, 森林正在消失, 是地球暖化的影响吧! 洪水及乾旱反覆来袭引至鱼类大量死亡; 佐渡岛的山上, 枹树的枯病也不断蔓延, 令我十分难过, 照相机的快门掣按不下去!! 天野尚惋惜的道. 


为了使大家可以了解地球的现状和以前的美貌比较, 一个名为国际环境摄影家协会正准备招募会员, 包括我自己以及世界的职业摄影师也不违余力, 四出向人讲解, 希望大家团结起来. 


天野尚在大约十五年前已经就自然造景水草种植以及环境保护问题, 出访欧洲多国和东南亚各地演说.


天野尚续道: 对於环境保护的重视, 每一个国家都截然不同的, 欧洲一些先进国家, 对於环境的保护, 景观美丽异常重视. 好像北欧国家, 广阔的草原, 麦田中到处种植红色的雏罂粟点缀, 恰到好处, 听说是当地农夫放上种子的. 德国的街道以及公园栽种的树木也非常漂亮; 电线及灯箱招牌几乎完全不见, 绿化与人类的融合也惜心安排的. 


相反我们日本的电线灯柱及灯箱招牌到处乱立, 环境问题方面我们的国民有认真考虑吗? 我不由得想日本人好像从来没有太大重视环境保护这件事, 只视作别人的问题似的. 我自己公司也马首是瞻, 总部没有大型灯箱, 没有电灯柱, 全部埋在地下, 就是想给到来的人美丽舒服的景观, 当大家多看一些美丽舒服的绿化环境, 自然就会产生一种爱护大自然, 改善环境的意念了! 


天野尚正在2008年ADA contest中讲解作品, 强调要"从自然中观察学习水草造景是极为重要的. 2008年9月13日 


上月, 天野尚一口气购入三千张大判照相机用, 专为他而设的Amano Special底片. 
因为存货没有了, 两年前就已经向富士公司落订, 但被有关方面以全面推行数码照相机, 大判底片已经停产为理由而拒绝; 於是乎我便亲自致函给富士公司社长, 终於经过两年再为我而生产. 天野尚道. 


现在我正在计划拍摄富山县的立山, 九洲的屋久岛以及佐渡的巨杉, 非常庄严稳重; 我希望向小孩子们传达一个珍惜生命的讯息. 其次我亦想继续潜入河川去, 把水草美丽的一面拍给大家看. 


佐渡岛的山上, 种植有五百年以上的巨杉, 不惧风雨, 依然屹立不倒, 四周还有很多很多的小溪流, 傍边有各种各样的水草漂亮生长, 这种自然生态我一定要拼死去保护她们! 还有我坚持用的大判照相机, 只有她才可以将真实细致地拍摄下来, 我要将那些照片给一百年, 二百年之后的子孙们看, 好让他们知道她原来的美貌, 爱惜环境生态, 重建自然环境! 
天野尚位於新潟县的总部, 周围种植大量水楢木, 榉木树, 总数四百棵以上. 新潟县新潟市西蒲区漆山



上月, 天野尚一口气购入三千张大判照相机用, 专为他而设的Amano Special底片. 
因为存货没有了, 两年前就已经向富士公司落订, 但被有关方面以全面推行数码照相机, 大判底片已经停产为理由而拒绝; 於是乎我便亲自致函给富士公司社长, 终於经过两年再为我而生产. 天野尚道. 


现在我正在计划拍摄富山县的立山, 九洲的屋久岛以及佐渡的巨杉, 非常庄严稳重; 我希望向小孩子们传达一个珍惜生命的讯息. 其次我亦想继续潜入河川去, 把水草美丽的一面拍给大家看. 


佐渡岛的山上, 种植有五百年以上的巨杉, 不惧风雨, 依然屹立不倒, 四周还有很多很多的小溪流, 傍边有各种各样的水草漂亮生长, 这种自然生态我一定要拼死去保护她们! 还有我坚持用的大判照相机, 只有她才可以将真实细致地拍摄下来, 我要将那些照片给一百年, 二百年之后的子孙们看, 好让他们知道她原来的美貌, 爱惜环境生态, 重建自然环境! 
天野尚位於新潟县的总部, 周围种植大量水楢木, 榉木树, 总数四百棵以上. 新潟县新潟市西蒲区漆山。 


地球虽然不断地受到污染, 无论如何我也会继续我的摄影路, 这是现在我仍可以做到的事, 我仍然有心有力. 可惜要完整的拍摄记录下来恐怕要多三十年, 已经没有太多时间, 我想没有更多时间可以到海外拍摄了! 天野尚叹息的说. 


最后, 天野尚语重心长的说: 虽然我自己一向大胆行事, 勇於接受挑战, 但大胆行事之前其实是要细心, 客观地, 冷静地去考虑分析, 计划要周详, 跑去有危险的地方前必需预想最差的情况, 其实旅行固然要这样, 做人, 做生意亦都是一样! 事前准备充足, 以策万全. 
胆大心细, 计划周详, 继而冷静行事, 这就是我成功的关键了!!

    ●

分享到朋友圈

就是对水族圈最大的赞赏


首页 - 水族圈 的更多文章: